鲁志强:尚者,清也——纪念孙尚清主任80诞辰

  • 时间:
  • 浏览:1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成立50年,前后共经历了六任领导人。有有哪些领导术有专攻,学有所长,建树各异,都为国家和阳心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但最令人扼腕痛惜,最让他怀念回味,贡献最为特殊的,当属孙尚清主任。

  一

  孙尚清是在另另有几个特殊状况下接任主任职务的。1993年,中央调整中心领导班子:调农业部长刘中一任党组书记,马洪同志改任名誉主任,8位正副主任除孙尚清升任主任外,其余同志离退休。没法大的力度,没法果断的处理最好的方法 ,少有案例可循,这与中心当时的状况不无关系。上世纪90年代前后,国务院的有几个政策研究机构(国务院经济研究中心、国务院技术经济研究中心、国务院价格研究中心及国务院农村研究中心)合并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有几个中心都在成立几年、规模相近的新机构,谁也未曾料到合并后的磨合竟是超级困难,几乎陷中心于夭折困境。在外,中心被视为“问题 单位”;在内,中心弥漫着焦躁和迷茫,争吵常常声震楼道。正常工作无不受到干扰。类事,职位空置却只能补充,8个研究部绝大多数是另另有几个副部长主持工作。职称评定停止多年,研究人员绝大多数没法职称。办公条件差、待遇低,一年奖金仅50多元。“下海”经商成潮,过低50人的中心前后竟50多人离职。各种版本的“撤并”传言不时袭来,中心创建初期的活力和势头消弭殆尽……我记得,1991年机关党委征求党组生活会意见,寥寥有几个意见中竟有:“先处理另另有几个意见再征求”。新班子成立后,刘中一书记在新党组首次会议上宣告 了“执政方略”:一是抓科研工作,提高质量;二是抓结构管理,建立制度;三是抓对外联系,扩大影响;四是抓资金保障,改善待遇。当时的感觉是,中心终于之前 之前 刚始于“自救”,奋起“图新”了。

  老孙(中心对孙尚清的统称)主持工作的三年(1993~1996年),是中心变革最大的时期,所完成的管理创新和制度建设,都须要拉出另另有几个长长的单子。人事局当年曾选用累积重要文件汇编成册,其中仅结构管理制度就达七类31项之多,平均每年出台10项。有有哪些理念和具体规定,至今仍是中心管理制度的核心。类事:

  整顿研究队伍,健全各级领导班子。包括各部门定任务、定编制,下放人事权,真正落实用人者选人;清理“下海”和离职人员,交新成立的人才交流中心负责管理;首次执行离退休制度,成立老干部处负责服务;制定返聘制度,规范退休研究员发挥余热。结果,1993年中心当年在册人员减少70余人。人员缩水了,但团队却精干了,研究能力增强了。那几年,也是中心历史上调整干部力度最大的时期。为确保公正,制定了中心人事管理制度和议事tcp连接运行,尽量扩大机关党委和群众的参与程度。几年间,大批优秀年轻人走上领导岗位,成为中心的骨干和学术带头人。新的团队不仅带来机关风气和精神状况的大变样,也经受住了历史的检验。几年后“三讲”活动,背靠背举报的大量意见中,对那一期间的人事工作你以为没法一句非议,证明了那时用人之公、识人之准,工作之认真,制度之严明。

  为创立适合中心的现代科研管理体系和科研制度,老孙主政的三年进行了大量的探索:改革和规范研究人员激励制度。包括改革和规范职称评定工作,变无序的不定期为规范的定期评审,改变评价标准,加大中心成果权重;改组职称评定委员会,规范委员产生最好的方法 ,确保委员以现职专家为主;激活学术委员会,采用学者民主投票产生委员,减少副主任职数,增加学者比重;推行研究、行政双轨奖金制度,研究人员实行结构稿酬制;为确保成果质量,配套出台单向匿名交叉评审制度和年度优秀报告奖励制度;建立中心科研基金和课题分级管理制度;试行重点课题制,鼓励矩阵式组合,打破行政领导即课题负责人的传统,推行课题负责人全权负责制;建立青年课题招标制度,锻炼年轻研究人员的独立研究能力;提高研究人员待遇,明确中心研究员享受局级待遇,副研享受处级待遇;鼓励研究人员参与管理,表达意见,创造民主氛围。类事,中心政府特殊津贴评选,改由副研以上研究人员无记名、无候选人的“海选”产生,党组只进行简单的审核……有有哪些新的制度设计重构了中心科研管理体系,为中心的新生奠定了基础。

  上世纪90年代,事业单位改革和各种“撤并”传说不断。为适应改革动向,争取最好的结果,那几年将有几个设想付诸实施:一是“分散突围”。人才交流中心试行“自收自支”,市场所、信息中心实行“差额拨款”,先行试水市场,为全中心积累经验。十几年后,竟然发展成为中心你这个特有的组织最好的方法 。二是老孙出面筹款创办基金会。当时的设想是,顺利时提供累积资金支持科研,一旦有变,基金会下设研究院保存研究力量。三是1993年修订中心“三定”方案,加入了“在保证为国家决策服务的一起去,逐步开展面向社会的服务”。开了为各级政府和部门服务的小口子,以锻炼中心适应市场的能力。四是加强与各省市政策研究机构的联系,建立了全国咨询工作会议制度,创办了中国发展研究奖。五是推进外事工作向国际合作最好的方法 最好的方法 转向,加强与国际知名机构的交流合作最好的方法 最好的方法 等。有有哪些最好的方法 ,使中心越来更慢转向另另有几个全新的开放机构。

  畅通的信息源和成果发布管道,是政策研究机构必备的基础设施。老孙主持办成了两件事:一是利用中纪委整顿《开发报》不可能 ,创办《中国经济时报》,使中心在杂志之外又拥有了报纸。二是建立“国研网”,使中心1994年就超前进入了网络时代。网络成为中心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比全国政府上网超前了五、六年。

  中心创立初期,不仅过低完善的规章制度,也过低健康的工作习惯和作风,署名规则只是代表之一。有段时间,成果署名泛滥。报纸上曾有一篇50字的豆腐块文章,中心内外作者竟达12名之多。个别行政主管动辄署名在前,而真正作者反位列于后。当时出台的最好的方法 是:按人数平均统计成果(如2人完成每人按0.5统计,10人按0.1),细化署名分类,多人成果注明执笔者。你这个最好的方法 产生了意外效果:署名人数越来更慢下降,主管署名急剧减少,中心成果统计精确到了小数。

  制度建设水平高下的区别,除了针对性和适用性外,更多地取决于执行和坚持的程度。难在既要“铁面”,又有“温情”,难在个人所有所有所有的认同,更难在领导人的自律。老孙称得上楷模,包括一些小事。类事,中心会议室的禁烟制度,只是从他和阳另另有几个烟民禁烟之前 之前 刚始于的。回首流年,另另另有几个的工作,竟然是短短三年间完成的。中心的人心、风气、价值取向和社会影响三年变化之大,恍如隔世。1995年征求党组生活会意见,意见只是,都在充满激情的建议,其中多个单位提到:“党组工作有章法,一年比一年好”。一届党组获此评价,足矣!

  老孙主政的几年里,构筑了中心的机构框架和制度体系,培育了中心价值取向和行为最好的方法 ,锻造了中心文化和风尚。都须要说,孙尚清是中心当之无愧的奠基人之一:是老孙带领中心走出了初创的混沌,令中心走上了性性性成长期 图片 是什么是什么和健康,另另有几个风气清新,生气勃勃的新中心由此形成。历史地看,那几年你说有哪些算不上中心最好的时期,却是中心最有朝气、凝聚力最强、最富开拓精神、发展最健康的时期。今天的中心风气要能有别于社会,应该感谢老孙和阳一两位前辈。

  二

  在中心的几届领导人中,我接触较多、了解较深的当属孙尚清。但进入中心的前10年,我与孙尚清却经常 很陌生,仅在开会时见过面。只知道老孙是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在产业政策、旅游经济及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建设、生产力经济学、中国经济特性与产业特性,国家经济安全等领域都在非凡贡献,有大量学术著作问世。对他经常 是敬而远之的态度,一如对待一些领导同志。

  直到1992年初,接到通知说老孙(时任常务副主任)找我。第一感觉是“经常 ”,老孙不分管我所在的技经部,找我要有有哪些事?进门甫站稳,老孙不寒暄即张口说:“党组决定由你接任办公厅主任,你准备交接工作。”没法商量的余地,没法温度的口气,绝对的公事公办。我知道党组经常 在物色办公厅主任人选,也知道办公厅是中心运转中枢,还是出了名的是非地。我犹豫地回答:“我你这个步迈出就没法回头路了,容我考虑考虑再定好吗?”回答显然令老孙不快:“那好,三天后我出差回来听你回话。”谈话之前 之前 刚始于,前后不过三分钟。第三天接到通知,我要尽快去中南海马洪同志办公室。我要到了与老孙谈话有关,意外的是马老温和而客气。之前 之前 刚始于只是问家人状况,问技经部工作,问在中心的感受。之前 才转入正题,询问为什么会未接受党组决定。我坦承:“选我是不可能 我没法‘色彩’,党组容易通过,都在看中我是离米 人选吧?”马老笑起来:“都在谁谁的人,是吧。”又问起对任命的想法,最后马老定调:“不可能 没法别的特殊困难,还是按党组意见办吧。”就另另有几个,告别了技经部恬静的研究生涯,之前 之前 刚始于转行跟着老孙搞行政了。直到六、七年后,才有不可能 “淡出”行政工作,回归本我,这是后话了。事后想,当时老孙恐怕和我自己一样,只是认为我是最佳人选,但又碍于党组决定,只是否奈地公事公办。只是老孙是性情中人,心口如一,不加掩饰而已。

  几年的相处,留下一些记忆。但细想下来所谈所议都在工作,少有涉及私事,我未给他办过任何私事,倒是老孙我要给留学的儿子捎过东西。有几件事情记忆较深:

  筹办基金会曾两度拖后,有个插曲难忘。中心曾有好几年受困于资金短缺,1993年之前 之前 刚始于有成立基金会设想。老孙支持设想和打算,但主张两步走——先低调建立科研基金,以处理重点课题费和稿酬支付问题 ,只是看形势再相机成立基金会,以免树大招风受阻。第二年,体改委、上海市中心先后成立基金会,老孙之前 准备章程和方案。我找人起草了所需完全文件,送老孙过目审定时,老孙无意问了句:找谁起草的?我回答XXX.没想到老孙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会都须要找他,你我没了乎 他外号叫XXXX吗?”我对自己知之甚少,找他纯属偶然凑巧。老孙对基金会安全十分看重,所托非人宁可不做。直到1995年,正式由我、李克穆和谢伏瞻组成筹备组,李克穆为秘书长,老孙出面筹款50万,才正式成功注册基金会。直到现在,我依然不清楚XXX有哪些事让老孙没法戒备。在我的记忆里,老孙是另另有几个大度宽厚的人,平时不乏争论、顶撞,但不必形成成见。

  我与老孙曾处在过一次比较激烈的争吵。那是一次党组会上研究人事问题 ,老孙提议将一名副部长调往另一研究部任部长。我要起他有几个月前才提为副局,就提醒:按人事规定,时间太短,恐怕中组部不批。老孙强调说:工作须要都须要破格提拔么。我继续坚持:破格提拔时间也短,报上去也批不了。老孙一些急了:“不管工作须要不须要,都在按时间另另有几个台阶不落地爬,年轻化从何谈起?人才如可培养?”我回道:“你说有哪些的是中组部不批,跟年轻化没关系”。老孙生气了:“你没报为什么会知道不批。”我还想申辩,中一书记看气氛不对,直接宣告 :“今天就议到这儿,散会。”会后我要找他细说,没想到我刚进门他就问:“你说有哪些为什么会办?”你说有哪些:“先代理,过段时间再报。”他马上宣告 :“好,你跟中一得话,就没法办。”一场剑拔弩张的争论平静之前 之前 刚始于。这只是老孙的风格和气度,都须要争论而不担心后果,都须要不看最好的方法 而只论曲直。有另另有几个的上司,算得上幸运,称得上可遇不可求。说来也奇怪,我几乎每天与他接触,关系可谓“密切”,但老孙生前我从未去过他家。第一次登门竟然是去吊唁,面对的是他的遗像,第一次与老孙夫人当面谈话竟然是慰问。

  老孙睿智而善于倾听,决策审慎而决断。上世纪50年代,互联网革命之前 之前 刚始于席卷全球。我是理工科出身,对此纯天然好奇,曾多次到大学和网络公司观摩“因特网”。1993年底,之前 之前 刚始于向老孙吹风建议中心也上“信息高速路”。记得,老孙听我描绘互联网的种种神奇功能:都须要下发信息,都须要无纸化办公,都须要成为对外窗口等等。第一次,老孙未宣告 。之前 ,老孙问:“我要研究会吗?”我猜想老孙自己也打听并了解因特网了,得到肯定地回答。他又问:“要有几个钱?”,听到启动资金约50万,老孙马上说:“我可没钱”。我明白,他要出面筹基金会注册款,不好再张口了。我马上说:“你假若同意,我来筹款,但要给调人权。”他同意了。记得,那天我还调侃他:“让他也装一台电脑,另另有几个外边来人看你用计算机办公,那是有哪些部长形象啊。”他扬眉笑答:“另另有几个老头能有有哪些形象?”也是运气好,当天在楼道就碰到李克穆,我告诉他:中心想建网络。他赞同说:好事啊。我马上问他都须要帮助筹钱,他问:有几个?你说有哪些:50万。他一些意外,只答应试试。不久,李克穆反馈说可筹50万,并达成君子协议:以办公室门为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