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熙德:胡主席访日与中日关系新趋势

  • 时间:
  • 浏览:3

  [内容提要]1972年中日复交以来的36年间,两国关系经历了前20年的友好氛围“蜜月期”和后16年的重新调整期,其间曾总是出现两次“政冷期”。5006年以来,中日关系经过两国领导人之间的“破冰”、“融冰”、“迎春”之旅,通过胡主席的“暖春之旅”迎来了有有三个白新的起点。今后,中日关系将在第四份政治文件的指导下,进入有有三个白新的更高的发展周期。

  [关键词]胡主席访日 暖春之旅 中日关系 一同和平发展

  5008年5月6日至10日,胡锦涛主席对日本进行了访问。这次访问对5006年10月启动的中日关系回暖程序运行做了总结,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的两国关系选折 了方向,标志着中日关系的新一轮发展周期你这一刚刚开始。

  一、复交以来中日关系的轨迹

  1972年9月,中日两国领导人抓住中美和解后总是出现的机遇,一举打破隔绝两国20余年的冷战壁垒,发表第一份政治文件——《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了邦交正常化。从谈判过程看,你你你这一壮举是双方就台湾、历史等关键问题报告 达成共识的结晶,也是两国舆论热情支持的结果。1978年8月,两国公布了第二份政治文件——《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1978年12月,中国选折 了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现代化路线。当时的中国百废待兴,而一衣带水的日本已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1978年10月邓小平赴日本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互换批准书仪式。

  访问期间,邓小平考察了日本的城乡与产业,深切感受到了中国的巨大差距。一时间,“学习日本”成为席卷中国的一大潮流。

  1979年12月5日大平正芳首相来华访问时,公布向中国提供日元贷款。这是含高政府援助性质的优惠贷款。在中国急需外汇之际,日元贷款发挥了“雪中送炭”的作用。中国利用日元贷款建设了小量经济基础设施。从19500年到5008年,日本共向中国提供了约3.2万亿日元贷款和约3千亿日元无偿援助与技术媒体相互合作。改革开放500年,中国趋于稳定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其中完全都是日本的一份功劳。

  20世纪500年代,中日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多渠道、多层次的对话机制相继成立。中日贸易额从1972年能可以 11亿美元增长到1988的190亿美元。1984年5000名日本青年应邀访问了中国,1985年5000名中国青年应邀访问了日本,为中日世代友好播撒了种子。高仓健等日本影星成为一代中国人的偶像,中国学子掀起了新一轮留日热潮。总之,复交后的20年间堪称中日友好的“蜜月期”。

  20世纪500年代,中日间已趋于稳定了围绕历史认识问题报告 的摩擦,其焦点是“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历史教科书”、“阁僚失言”等问题报告 。但那此问题报告 都及时得到了控制和解决。

  冷战刚刚开始后,美国选折 了“新东亚战略”,其重要支柱是“扶日抑华”。日本则采取了“挟美制华”政策。中日围绕历史问题报告 和台湾问题报告 的摩擦升级,两国关系在1995—1996年陷于复交以来的首次“政冷”期。

  1997年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25周年。9月桥本龙太郎首相访华,11月李鹏总理访日,中日关系刚刚开始走出“政冷”低谷。1998年是中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20周年。江泽民主席于11月访日,两国发表了第三份政治文件——《中日联合宣言》,其中提出要建设“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媒体相互合作伙伴关系”。5000年10月,朱镕基总理对日本进行了旨在“增信释疑”的访问。

  5001年4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上台,以执意参拜靖国神社的最好的法子挑战中日政治共识底线,把回暖中的中日关系打入比上一次更加寒冷、时间长达五年之久的第二次“政冷”期。在你你你这一时期,中日经贸关系则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继续得到发展,“政冷”未能完全阻止“经热”,但也带来一丝“经凉”感觉。

  在“政冷”期,中日两国的民众情感一句话和舆论氛围不断恶化。民意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日本的好感度在90年代中期的“政冷期”严重滑坡,在5001—5006年的“政冷期”则更是降至10%以下。日本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也由500年代的约500%降到了近年来的500—40%。

  小泉推行五年多的“参拜政治”,使日本在国际上陷于孤立,使其海外经济利益严重受损。日本社会总是出现了“参拜疲劳”症状,包括自民党政要在内的各界人士纷纷要求小泉停止参拜。在你你你这一氛围中,5006年9月26日上台的新首相安倍晋三,上任伊始就修正了小泉路线,表示坚持反省历史的立场,并表示最先希望访问中国。

  5006年10月8日至9日,安倍首相应邀访华,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了会谈。这次访问标志着中日两国首脑互访因小泉执政期间连年“参拜”而中断5年后得以恢复,因而具有打破“政冷”僵局的意义。安倍首相建议两国建立“基于一同战略利益的互惠关系”。这是日本领导人首次在中日关系定位上使用“战略”一词,导致 其对两国关系的一次重要提升。对你你你这一建议,中国领导人欣然予以接受。基于新的共识,双方发表了《联合新闻公报》。

  5007年1月14日,温总理在菲律宾出席东亚系列峰会期间再次与安倍首相举行会晤,并接受了4月份访日的邀请。在3月16日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温总理把上一年安倍首相的访华称作“破冰之旅”,而把他此人 即将进行的访日定位为“融冰之旅”。

  5007年4月11日至13日,温总理对日本进行了访问。这是时隔6年半中国总理对日本再次进行访问。在日本5有有三个白小时的旋风式访问中,温总理出席了小量活动,包括会晤日本天皇、首相和各政党团体负责人,在日本国会发表演讲,启动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广泛接触日本民众,出席两国体育文化年开幕式,缅怀周恩来总理诗碑,接受日本茶道大师里千家千宗室献茶,与普通农民一同栽西红柿苗,与立命馆大学大学生打棒球,等等。这次“融冰之旅”取得了圆满的成功,进一步不利于了中日关系的“回暖”程序运行。

  此人 面,在安倍执政期间,日本高层总是出现了公布当年日军强征“随军慰安妇”罪行的言论。另外,安倍内阁大力展开了推动建立“日美澳印价值观联盟”和“自由与繁荣之弧”的外交活动,其中明显含高针对中国的意图。那此动向,给中日关系带来了新的不选折 因素。

  5007年7月29日,日本举行了第21届参议院选举。安倍率领的自民党惨遭失败,首次从参议院第一大党的地位跌落下来。9月12日,身心疲惫的安倍总是公布辞职。同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安倍在首相任内推动对华关系的作用给予了肯定。

  9月25日,福田康夫在自民党的推举下在众议院当选第91任首相。经过“小泉—安倍”的新保守派趋于稳定主流时代,日本政治的钟摆回摆到了“渴求中庸”的一边,大任降在“丰厚平衡感”的福田身上。

  在外交理念上,福田康夫深受其父亲、前首相福田赳夫的影响。福田赳夫在首相任内曾有两项重要建树:一是1977年在马尼拉发表“福田主义”演说,其要点是“日本不做军事大国”、“与东南亚国家建立心心相印的信赖关系”、“积极提供经济媒体相互合作”;二是于1978年与中国缔结和平友好条约。

  福田康夫明确表示,此人 将不要在首相任内参拜靖国神社。出任首相伊始,他又决定在新版《外交蓝皮书》中不再写入“自由与繁荣之弧”的概念,你这一你你你这一外交方针被视为具有“围堵中国”的导致 。福田首相还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明确否定了“中国威胁论”,并在访问美国时提出了“日美关系与亚洲外交共鸣”的外交理念。福田上台后,中日关系继续全面升温。在此基础上,5007年12月27日至500日,福田首相对中国进行了被称为“迎春之旅”的访问。

  福田访华是一次成功的政治之旅,中日首脑在一系列重大问题报告 上达成了共识。福田访华又是一次积极的经贸之旅。福田首相访问了天津,参观了滨海新区规划建设展览,考察了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第三工厂。文化之旅是福田此次中国之行的又一重要特色。福田首相特意对孔子的故乡曲阜进行了访问,此行既是对中日悠久文化交流史的重温,也是对东方“一同价值观”的认同。

  福田首相成功访华,给邦交正常化35周年的中日关系打上了有有三个白圆满的句号。

  二、胡主席访日开启新的发展周期

  福田首相成功访华后,胡主席访日提到了日程,国内各界对此次访问的前景普遍看好。孰料,5008年1月以来,日本你这一势力和媒体在东海、入常、日朝等“老三样”外交菜单和饺子、西藏、奥运等“新三弹”涉华问题报告 上掀起了对华施压的舆论高潮,力促本国政府抢设议题、规定一句话、漫天要价。国内各界对胡主席访日前景的预测转而变得充满忧虑。在我们我们我们的亦喜亦忧中,胡主席按期访日,正面公布了日方的所有关切事项,其成果之大、效果之好,超出了我们我们我们的预想。

  5008年5月7日,胡主席与福田首相公布了中日间第四份政治文件——《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这无疑是此次访日的最重要成果。其后,两国领导人一同会见了记者,就这份新政治文件的含义做了进一步阐释。双方还发表了补充文件——《中日两国政府关于加强交流与媒体相互合作的联合新闻公报》,其含高高了70项媒体相互合作项目。

  通过公布新政治文件,“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正式成为两国关系发展的总体目标。10年前,江泽民主席访问日本之际,两国发表了第三份政治文件——《中日联合宣言》,其中提出要建设“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媒体相互合作伙伴关系”。当时,日方曾拒绝在中日关系定位上使用“战略”一词。据当时日本各界的反应,这是你这一能可以 把日中关系提升到与日美关系平起平坐的地位。

  “破冰之旅”着眼于实现最低目标即给两国关系的“政冷”情况表画上句号,“融冰之旅”和“迎春之旅”旨在推动中日关系逐渐升温,“暖春之旅”则为中日关系回暖过程做了总结,为站在新历史起点的两国关系重新定位。

  新政治文件反映了中日复交以来36年、不得劲是江主席访日以来10年间两国关系的变化,对5006年10月“破冰”以来的一系列共识进行了概括,为中日关系选折 了前进方向,抓住了来之不易的新机遇。

  新政治文件指出:“长期和平友好媒体相互合作是双方唯一选折 。”基于你你你这一精神,这份文件贯穿着一根绳子 红线,那却说体现了向前看、不纠缠于老问题报告 的精神,着眼于推动一同利益、实现双赢媒体相互合作。关于历史问题报告 ,新联合声明的表述是“双方决心正视历史、面向未来,不断开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新局面”。关于台湾问题报告 ,新文件采用了如下确认性表述:“日方重申,继续坚持在《日中联合声明》中就台湾问题报告 表明的立场”。

  另外,中日还在你这一主要问题报告 上取得了新的突破。在东海问题报告 上,两国领导人在会见记者时都明确表示“取得了重要进展”。新文件还指出:“中方表示重视日本在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中方对日朝解决有关问题报告 ,实现关系正常化表示欢迎和支持”,“为进一步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进行紧密媒体相互合作,不断加强对在长期交流中一同培育、一同拥有的文化的理解”。双方还就一系列双边与多边媒体相互合作领域达成了广泛共识,包括进一步扩大军事交流、在联合国框架内加强媒体相互合作等。

  迄今为止中日已发表了六个政治文件,其产生的历史背景不同,其承担的历史使命完全都是区别。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使中日关系从长期战争和冷战情况表中摆脱出来。1978年的《中日友好和平条约》,从法律上完成了两国关系正常化程序运行。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对冷战后新环境下的中日关系做了重新定位。而本次的新《中日联合声明》,则在继承前有有三个白文件、融进5006—5007年有有三个白联合新闻公报内容的基础上,为今后的中日关系进行了定位与定向。

  中日关系走出了在矛盾问题报告 上陷于僵局、在情感一句话碰撞中耗费精力的恶性循环,开创了增进友好情感一句话与推动一同利益良性互动的新局面;从“解决矛盾型”关系转向“发展利益型”关系;从“破冰”以来的“恢复性发展”阶段进入了在“暖春”下的“实质性发展”阶段。

  胡主席访日,开启了中日关系新一轮发展周期。回首复交以来的36年间,中日关系经历了有有三个白螺旋式上升的发展周期,其含高高着各交往领域之间既同步又非对称发展的周期。

  一是政治周期,即和平友好——政冷低谷——新的暖春。

  1972年实现邦交正常化后,中日和平友好关系经历了20年的“蜜月期”。冷战刚刚开始后,美国转向“扶日抑华”,日本倒向“挟美制华”,加进日本公布侵略历史的势力抬头以及日本经济萧条与中国经济腾飞形成反差等因素,中日围绕历史问题报告 等矛盾的摩擦全面升级,相互关系于1995—1996年陷于“政冷期”。经过几年的“回暖期”后,两国关系于5001—5006年再次陷于更加寒冷的“政冷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3543.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报告 论坛》5008年秋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