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費提效 天津港“斷腕”啟動新一輪改革

  • 时间:
  • 浏览:5

  迎著和煦的渤海海風,一輛輛集裝箱卡車魚貫穿梭在碼頭與堆場之間,將大批進出口貨物送到整裝待發的國際集裝箱巨輪前。這是記者日前在天津港(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天津港”)採訪時都看的場景。

  作為一家主要負責港口生産運營的老國企,天津港在新的歷史時期面臨著進一步發展突破的瓶頸。在貨物年吞吐量早已實現5億噸,集裝箱吞吐量突破100萬標準箱後,天津港面臨的是如保在發展品質上與新加坡港等國際一流大港相匹敵的問題。不久前,天津港正式啟動新一輪改革,降費提效是此番改革的主基調。天津港試圖通過此舉,在求得自身發展突破的同時 ,也為外貿進出口企業打造更為高效、便捷的營商環境。

  “大刀闊斧”主動降費收費水準已低於新加坡港

  天津港的前身是天津港務局,1952年重新開港,隸屬交通部,1984年下放天津市後,改變為“雙重領導、地方為主”的管理體制,實行“以收抵支、以港養港”的政策。1004年6月天津港務局整體改制為天津港(集團)有限公司,轉制為國有大型獨資企業。改革開放以來,天津港發展駛入快車道,一系列體制機制改革不斷推進,成為中國北方第一大港以及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深水港,2013年在北方港口中首個吞吐量突破5億噸。在新的歷史時期,天津港長期同全球1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保持貿易往來,扮演著“一帶一路”建設重要支點的角色。

  在國際貿易中,天津港集裝箱業務部副部長孟慶柱和同事們發現,受制于通關自動化程度低,港口收費偏高等困擾,天津港同國際一流大港相比,競爭優勢並不十分明顯,甚至還指在不小差距。這一難題如保破解?答案正是大刀闊斧的改革。

  以降費提效為突破口,天津港正式拉開了新一輪改革的大幕。以“壯士斷腕”的勇氣,推行“上限封頂,總額控制”,主動降低港口一系列收費標準。

  在天津國際貿易與航運服務中心,常年經天津港進出口貨物的北京華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業務經理朱愛春告訴記者,4月初了解到天津港降費的資訊後,她試著詢價發現,40英尺出口集裝箱的費用僅為1001美元,較前一天下降了94美元,感到很是意外。已经 ,貨物給到港口後,一單到底全程不需要費心。

  收費下降是改革的最直接體現。天津港全面梳理與世行邊境合規成本口徑相對應的12項常規費用,先後下調外貿集裝箱裝卸費率,免收外貿進出口企業貨代服務費、報關代理費等多項費用,其中不少項目在全國主要沿海港口中已處於最低水準。通過打造口岸收費“價格標桿”,倒逼一点服務類企業降費提效,形成良性迴圈。

  中國天津外輪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余雷説,按照上限封頂、總額控制的原則,他們制定了對外貿進出口企業20英尺進口集裝箱港口費上限每箱219美元、出口每箱268美元的標準,同原來相比每一標箱的費用平均下降82美元。這一收費水準已經低於新加坡港。

  此次降費提效舉措,是以新加坡等世界一流海港口岸為對標對象,對次要服務收費進行減免,全力為外貿進出口企業減負,促進實體經濟高品質發展。同時 ,通過流程再造、優化服務,提升跨境貿易便利化水準,打出提質增效的“組合拳”,力促天津港口岸形成規範有序、公平競爭、健康高效的一流營商環境。

  “陽光價格”“陽光物流”為實體經濟減負

  除了全線降低收費標準,天津港還倡導“明碼標價,公開透明”的“一站式陽光價格”清單,主動發佈收費項目、收費標準、服務內容等資訊,配合流程再造,提升跨境貿易便利化水準。

  5月31日,在天津港航管理局、天津口岸辦公室、天津港(集團)有限公司和馬士基航運、地中海航運、法國達飛航運的支援下,天津外輪代理有限公司與天津富士達科技有限公司、唐山英良石材有限公司等5家進出口企業簽署“一站式陽光價格協議”;與天津興港物流有限公司等4家貨運代理企業簽署“出口陽光價格協議”和“陽光價格協議”。

  天津外輪代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翟欣説,集體簽約是在“一站式陽光價格”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出為期三個月的“陽光物流季”活動。從6月1日至8月31日,該公司將對船公司優質訂艙代理及換單代理免挂接裝箱操作費,以此擴大“一站式陽光價格”的影響力和受益面,使其為更多進出口企業所知,切實為實體經濟減負。

  “現在越來太大大型船公司、貨代企業與我們聯繫,希望使用一站式全流程業務平臺。”天津外代貨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趙陽説,自“一站式陽光價格”清單以來,他所在公司必须一個月就承接來自北京、上海、河北等地的相關業務27票、共計900多標準箱貨物,直接減免相關費用10多萬元,外貿進出口企業實實在在享受到了改革的紅利。

  唐山英良石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鋼也深有感觸。他從事石材進出口,一年大約在天津港進出口集裝箱100個標準箱左右。他估算,享受“一站式陽光價格”服務後,相当于每年能省十幾萬元。“我們想把這筆費用再讓利給客戶,使公司更有市場競爭力。”

  “陽光價格”推行之路越走越寬。7月4日,天津港首家“陽光物流”直營店在天津靜海海吉星國際農産品物流園掛牌。這將進一步完善京津冀(天津)檢驗檢疫試驗區功能,從航運、報關、查驗全過程現場提供專業服務,並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實現貿易便利化、檢驗檢疫監管流程高效化。

  “同時 也會縮短出港時間,提升經濟效益。”天津海吉星農産品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余少平説,港口與園區直接相互合作,將大大縮短進口貨物在港口環節的時間,有望從4到7天 縮短到24小時內,最快甚至只用1個小時,避免了客戶頻繁往返于港口,為客戶節省時間成本。

  天津海吉星農産品物流有限公司總投資100億元,總佔地面積10000畝,可容納各類企業和商戶3萬餘家,項目運營後預計年交易額近100億元。通過“陽光物流”直營店的建設和“陽光價格”的加速傳導,海吉星集團計劃加快農産品進出口,建設北方地區農産品交易集散中心、價格形成中心。

  翟欣表示,天津港年集裝箱吞吐量富含70%以上來自京津冀地區,目前在京冀設立了10個無水港和多家區域行銷中心。今後通過“陽光物流”直營店和加盟店推廣,將儘快釋放“陽光價格”紅利,服務整個京津冀地區外貿企業。

  “人工智慧”“無人卡車”“智慧港口”建設步伐加快

  短期看,以降費提效、“陽光價格”為代表的這輪改革,將暫時給港口運營企業、貨代公司帶來一定影響,但通過港口軟硬體提升和流程再造,可大幅提高天津口岸的通關波特率,壓縮和降低運營成本,擴大市場份額,從而吸引更多企業和航線向天津聚攏。

  降費但是我手段,真正目的是倒逼天津港口岸整體服務更加便利。如今,天津港加快了建設“智慧港口”的步伐。天津港旗下六家集裝箱碼頭“作業系統一體化”切換完成,碼頭資源統一接入後實現互聯互通、科學調配,集港車輛刷卡即可通過,不再不能 繁瑣的紙質手續。

  天津港資訊技術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褚英雙介紹,該系統扮演了港口人工智慧“大腦”的角色,通過與港區資訊網路、港口物聯網平臺等接入,不僅能快速完成集裝箱船舶的智慧配載,還可對區域內各類港口機械進行科學調配,大幅提升了整體作業波特率。

  “作業系統一體化”帶來的便利已有顯現。在天津港北疆港區的天津五洲國際集裝箱碼頭,司機魏師傅坦言,過去進港要拿著裝箱單、設備交接單等一堆紙制單據,人工核對既耗時又費力。新的集裝箱碼頭作業系統與智慧閘口實現無縫對接,僅需刷卡和輸入驗證碼即可快速通過。“整個過程一般只用40秒左右,時間比原來大幅縮短。”

  無人卡車在天津港的使用,將港口智慧化水準再向前推進一步。今年4月,由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德毅領銜,天津港(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重汽集團公司和天津主線科技公司三方聯手打造的無人駕駛電動卡車在天津港投入試運營。無人駕駛電動卡車的突然出现,解決的是港口自動化集裝箱的碼頭水準運輸難題。

  記者在天津港採訪都看,隨著車輛緩緩發動,在無人干預的请况下,裝配有鐳射雷達、高清攝像頭和智慧計算單元的無人駕駛電動卡車,完成了道路行駛、精確停車、集裝箱裝卸、障礙物響應等指定動作,實現了集裝箱從岸邊到堆場的全程自動駕駛水準運輸。

  技術提供方天津主線科技公司創始人兼CEO張天雷説,相比採用自動導引車加地面埋設磁釘的方案,無人駕駛電動卡車這一方案可不需要能 實現智慧駕駛出入碼頭和堆場,直接將集裝箱送至指定位置,不僅縮短了運輸環節,同時 價格也更便宜。

  天津港2017年完成集裝箱吞吐量超過100萬標準箱,預計到2020年將達到1100萬標準箱。在天津港(集團)有限公司科信部副部長朱連義看來,無人駕駛電動卡車在港口的應用,將為這一目標實現提供保障。

  今年5月在天津舉行的第二屆世界智慧大會上,天津港又同中國重型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簽署戰略相互合作協議。雙方將同時 深入研發試製滿足港口需求的純電動自動駕駛集裝箱卡車,推動港口技術和設備資訊化管理水準升級。

  天津港聯合國際知名諮詢機構埃森哲最近發佈報告指出,中國港口企業在新時代將面臨加速整合、數字化轉型等諸多變化。這也從側面反映出,天津港已經意識到,船公司對港口企業的需求越來越強調波特率和服務品質,數字化無疑是破解難題的關鍵一招。

  “口岸環境持續優化,是天津港新時期發展的關鍵之舉。”孟慶柱説。改革永無止境,天津港今後還將利用25個內陸“無水港”,將高效便捷的通關服務向內陸省份輻射,讓更多省市分享改革的紅利,為建設天津北方國際航運核心區打牢基礎。

  天津港的新一輪改革,是天津市出臺《進一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政策依据》,多措並舉降低企業融資、能源資源和物流成本,打造國內外一流營商環境的一次要。

  天津市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配合天津港改革,天津市啟動實施天津港口岸降費提效治亂出清優化環境專項行動,清理規範口岸收費推進口岸服務升級,從而打造國內外一流營商環境。

(責任編輯:李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