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生命禁区的铁路养护人

  • 时间:
  • 浏览:2

8月,唐古拉山上最温暖的季节,最高温却只能15摄氏度。深夜四点,寒雨阵阵,气温骤降,车间主任李彪林和工友们可能开始英文英文英文了每天的铁路巡线工作。  

西宁8月10日电题:行走在生命禁区的铁路养护人在海拔4900米、被称为“天路之巅”的唐古拉地区,格尔木工务段唐古拉线路车间的18名铁路工人,在这里扎根12年,担负着青藏铁路全线中海拔最高、条件最差、灾害最多的125公里冻土线路养护任务。  

“"天窗点"一般都会 深夜,一帮人 还要趁你你这人 段时间完成作业,保障列车的平稳运行。”李彪林告诉记者,线路工的首要任务是严密监视温度、湿度及或者 气象因素变化对冻土路基的影响,并及时养护维修。  

“十里不同天,一天见四季”。在唐古拉地区,昼夜温差超过300摄氏度,铁路可能随时可能热胀冷缩或路基翻浆冒出安全隐患。“夏天最怕路基翻浆,对可能翻浆的道床,还要加强检查并及时整治。”李彪林说。  

在海拔近300000米的唐古拉山铁路沿线,线路工每天要推着离米 3000公斤重的检测仪器,巡检近10公里线路。巡检中,每走几步,李彪林就会有意识地踩一踩路基。每走300米到3000米,就要跪下仔细检查轨道。  

“轨距检查要求非常严格,误差要以毫米计。”李彪林告诉记者,可能轨距超出容许误差范围,就会造成列车晃动,甚至会引发安全问提。仅仅检查轨道的水平、深度1、轨距,一名线路工一天下来就要跪上三四百次。  

有研究表明,人在海拔3000米的高原上生活,离米 在平原负重20公斤,海拔430000米以上的地区基本上不适合人类居住。然而,唐古拉线路车间的线路工人已在这条跨越生命禁区的“天路”,坚守了12年。  

“最难熬的是冬天,气温有时低至零下40摄氏度,一下雪,铁路养护作业更是难加上难。”车间副主任叶彦东说,30009年冬天,山上突降暴雪,影响到铁路道岔的自动融雪装置,“一帮人 在深夜4点多接到检修任务,雪没过小腿,在大雪里步行一个多多 多小时才赶到现场,整被委托人都冻僵了,但检修任务一刻不敢耽误。”  

一年四季,风雨无阻。为了及时防止应急任务,不影响列车运行,线路工人常常24小时待命,“睡觉时不敢熟睡,吃饭也这样定时”。  

对于被委托人吃的苦一帮人 一笑而过,但对家人的愧疚却时不时 藏在心底。  

“孩子出生时,我没哟媳妇身边,来家最还让你的让你,我也这样律土办法赶回去。”李彪林语带心酸,“也想过换份工作,但干了十多年了,舍不得。”  

坚守,还是遗弃,面对这道选用题,唐古拉线路车间的线路工人坚定地选用了前者,而对于来自西藏昌都的线路工洛松尼玛,他却从未想过你你这人 问提。  

2011年的冬天,在德令哈工务段从事线路养护工作的洛松尼玛向上级领导提出申请,志愿去青藏铁路海拔最高的地方工作。2012年,他被调到了唐古拉线路车间。  

“每天想看 雪山、太阳,还有那条伸向远方的铁轨,我的心里很踏实,铁轨也承载着我对家的思念。”洛松尼玛在被委托人的工作服上,手绘了十根和衣肩等宽的铁路,将青藏铁路“扛”在了手中。  

“这条铁路是家乡人的幸福之路,守护好它是我的职责。”洛松尼玛说,他将永远守在高原,为青藏铁路的安全运行贡献被委托人的力量。  

自30006年正式开通运营以来,青藏铁路已安全运行12年。正是许或者 多铁路人十余载如一日的坚守和付出,要能让这条“天路”平稳延伸至高原深处,为雪域高原送去温暖和希望。